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我与社长夫妻
我与社长夫妻

.
洗澡时温水一碰到我秘部的肉体,身体就自然地抽动。不久,在阴核里就充满了水滴。


我尽量地使自己腔口内的男性液体排出,仔细地清洗一番。这时却有说不出的快感,便自然地舞动起身子。


女人或许是性欲的动物吧!就在刚才被挟於二个女人,和一个男人的夫妻之间,经过一场凄惨至极的做爱。人
类常被说右表里两种颜面。外表的招牌是贤淑,且共同努力赚钱的年青太太。但是内面却是有如单身时代,为了额
外的收入,而与有钱男人做爱。


而这种现象到了结婚的时候,则會停止。但是世间之事,非完全如自己所想像。我被我们经理的女老板给纠缠
了,若为平日对象一个月一次或两次,她将會保守我的秘密。


今天则是约定好的当天。不过,我说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,和当初约定的不同。却说对方是想要做交换夫妻。


我却只想的是舞會而已。在新宿的一家高级旅馆内,某公司的社长夫妻与我以前的女老板和我,如此的组合。
不过,男人都是要年轻的,因此我这年轻太太,就当然是男人的对象了。


一开始便无所顾忌地向我攻击过来,已经是五十好几的社长,体力倒遇是蛮好的。当我在洗澡的时候,那位社
长就鲁莽地闯了进来,我正想可能已来到我背後了吧,两手就触碰到我的乳房,便开始搓揉了。


这乳房的触感,让人无法忍受,真是好胸部呀!不是我在自夸,但是我对我的胸围很有自信。朋友常说叫我去
做为体模特儿,无论是大小或形状,让人看了并不足为耻。


那位社长的搓揉方式,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,较有经验的关系,控制女人倒是挺拿手的。不要再揉了,我::
快要湿掉了。


我再次地去冲身体时,女老板田泽小姐来了,并站在我面前。真树子,也将水冲到我身上


我的身体被挟在社长和田泽小姐的中间,宛如三明治一般。後面有社长的勃起物撞击臀部,前面则是老练的田
泽小姐,将温柔的手指砷入秘道中,在火红的阴核前端不断地刺激。


可是我较偏於阴核派的,因此在平常也可以做的,可是……。田泽小姐因在平日中不断练习,而有了超群的技
术。只是稍微的爱抚而已,我却早已湿透了。


哇!已经如此地湿润了,真树子可真是敏感度好呀!说著说著,她就突然地吸住了我的唇部。她将舌头放入我
日中,并挑弄我的舌头,此时阴核的爱抚仍持续著。


另外,在我後方的社长,以单手正旋转我的乳头,正想将他已变硬的阳具插入我秘道时,将我的腰部抬起描准
了部位後,可是并没有很顺利。


因此他便将一手弄滑,并用一支手指慢慢地往最深处进入。此时从我的腰部到背部,有说不出的快感。咧。。。。
啊…………已经………………不行了,那里不行。


此时的我想要从他们两人中逃走,但是前後被挟的紧紧的,身体完全不能够自由地活动。


此时社长的手指慢慢地伸入我的秘道中,阴核和秘道的快感混合其中,这时从我腔囗中的爱液,如瀑布般地正
流动著。


因此在我後面的社长,就蹲在浴槽中,雨手将我的两腿张开,就开始用舌头舔我流出来的爱液。


整个舌头舔了我的腔囗到秘道间,此时又再度地呈现了高潮。嗯!这个好,很好吃喔!你的爱液::


於是社长边说些奇怪的言语,边舔著我的秘唇,发出了猫喝水般的声音,社长的舌头慢慢地伸入内部。我::
已不能站起来了::。已经::不来了::我气喘著求饶。


那麼,接下来的快乐时光,就在床上继续吧!於是两个人就从我的身体上离开了。我的秘唇已湿润,在刚才的
高潮申,身体还有些许汗水。


特别是老练的田泽小姐,已使我的身体筋疲力尽了。地点转移到了床上,首先田泽小姐就迫了过来。


由於刚才在浴室中的疲惫,身赠就扑了至床上,两脚就自然地伸直了,田泽小姐将我的两脚抬高,舌头就开始
舔起了我的大腿内侧。


只是也群的热度,舌尖的触感再次地刺激了我的欲望。特别是当舌尖舔於秘道周围时,就像鱼儿一般,舌尖叫
入秘道时,其喜悦与手指尽是完全地不同,并且遍布於全身。


啊,嗯::啊::好::好舒服哦::﹂舌头从秘道伸了出来,简直是捕抓性感带的动物一般,田泽小姐的舌
头可真能震憾女人啊1


还是女人较容易了解女人,容易受刺激的部份。舌头从裂缝处往上舔,很容易地就滑到了阴核处。真树子的这
里特别好舔。尤其是阴核比一般还要大。


我自己只觉得是普通而已,没想到其实是很大。田泽小姐的舌头,花了好一段时间舔了我的阴核,我的身体便
仆通仆通地跳动著,如此一来我的腔囗,又开始如洪水一股了。


啊,那里,不要::啊::拜::托::轻俘的言语反而使对方更加不能停止,对於田泽小姐的舌战,我已完
全地麻痹了。


她将舌头离开阴核後,接著是腹部,慢慢地又到了乳头。此时已抑制兴奋的社长,竖立起他巨大的阳具,往我
口中贴近了过来。


我完全没有试探的机會,阴茎里侧的青色血管靠紧了舌头,从龟头就开始舔了起来。


算起年龄来,却有如此般的勃起力::。如此大的龟头连我夫都比不上哩。遂舔著图圆的肉轮,边用嘴挟
持而起。嗯::嗯::嗯::嗯::


我口中塞满了勃起的阳具。虽然如此但还是用我的舌头舔我囗中的阴茎,於是社长的眼便笑了起来,尝到了欢
愉的滋味。


阴茎的脉膊正跳动著传至我舌头,好像有要发射至我囗中的感觉,社长将阴茎拿开时,社长夫人就将我的两腿
打开,抓住湿透的阴茎,摩擦我的裂缝处。


社长的阴茎摩擦我裂缝处三、四次後,慢慢地试探腔囗的入口处,然後插入约一半左右。完全湿透的门口,比
第一次还轻松。


我不知不觉地发出了喜悦的声音。於是腰部做了一个大的转动,此时阴茎就


完全伸入了,头发之间互相擦撞著,并紧密的贴性对方腰部来回的转动著。龟头在子宫中来回旋转著,此时更
觉得有恍惚的感觉。啊!已经,不行了,我。。。出


从我囗中发出了,如呻吟般的声音,田泽小姐就吸住了我的唇部。而另外一张嘴又从我的乳头处过了过来,於
是展开了三人的游戏。


我的三个地点被攻击,按说不出的快感,於是身体就扭了起来。此三人仍不断地持续著拔起插入及舌战中,我
的身体就好像不是我的一般。当男人的肉茼碰及我子宫时,便达到了高潮。


!我::已经::不行了!我尽全力的咆哮著,於是便结束了此场游戏。


包括我在内,总共四人在一张大型图床上,稍微躺了一會儿,於是又再展开了另一攻势,此时田泽小姐变为主
角了。我可是处女喔::


虽然是这麼说著,但是被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所逼迫,也就没法子了,当社长的阳具靠近她脸颊时,就好像很
好吃似地,来回舔著很满足地。


我也还以颜面地彻底地向阴茎逼了过去,马上就发出如女高音般的愉悦声音再::再来,啊,再来::如此地
乞讨著。


结婚後丈夫的幼稚的做爱方式,总是不能满足我。但是却不能说出来,总是在别的地方来满足自己的我,可是
我却认为我是一个坏妻子,虽然如此可是我还是屡次地寻求满足。


如此的乞求方式,便想起了田泽小姐的痴态。或许田泽小姐是真的处女,那可不一定。


我将舌头伸入她的裂缝虑时,二肉片是悽然地黏贴。裂缝处的外面是暗褐色,里面是粉红色是很鲜明的颜组合。
滑溜感非常好,我将伸入的舌头抽了出来,接著舔了女性最敏感的地方。


啊!好哇,好棒喔!好舒服喔!田泽小姐好像已经湿润了。将她两腿伸直增加她的刺激,气喘声便又开始了。
好,真树子,好舒服喔::


我的舌头上滴满了她洪水般的淫液。还好有你的制止,还好::


阴核的刺激过後,接下来将舌头伸入了田泽小姐的秘道。全身的快感只有我了解。总是在相同的裂缝上舔著,
也是没有什麼新鲜感。认为有时刺激一下不同部位较好,於是舌头才滑入秘部的。


啊,不,不要::那里::真树子。嘴里虽拒绝事实是相反的。我的口便押入了秘道。舌头的前端较敏锐,於
是将舌头尽力地用力押入。


兴奋所至,收缩了筋肉,有如拒绝我的舌头侵入一般。接著我将我的食指沾满口水後,插入了一个关节的长。
嗯,啊,啊::我的阴道已完全被他的舌头,及嘴唇给占满了,而两支手指在子宫中,微微地动著,使我好舒服哦
::。巨大的唇舌开始舔柔软的秘都周围时,我不由得呻为了起来,屁股的周围有


建运微的轻挛。我想没多久,他就會得心应手了吧1 刚开始的心情的确有拒绝之心,但过了二、三分钟後,其
舒服的感觉,如电流般地遍及於全身。


此时的快感已进入全身,心想若有机會,希望他刺激一下秘道。但在那次之後,绅士再也没有给我秘道的快感
了。


对田泽小姐做了秘道刺激,她似乎有经验似的狂喜了起来。社长看著我与田泽小姐之间,於是社长就向我的秘
道扑了过来。我裸著身子臀都张开著趴著,舌尖就伸入了秘道。


我的手指伸入田泽小姐的秘道使之愉悦,这时社长也开始舔了我的秘道。


与那时那位绅士的技巧相差很远,不过也别有另一番快感。只剩下社长夫人在旁,看著我们三个人在做爱,於
是自己也将她的裂缝虑,向田泽小姐的脸都逼了过去。


当然夫人是为了要满足她的嘴,如此形成了四人同时做爱,也真是一个奇妙的交换组合。田泽小姐的唇舌,使
得社长夫人进入了甜美的世界。


沈溺於快感中,其喜悦的声音也随之变大了,一面以一手支撑著自己的身体,另一争就开始搓揉起自已的乳房。
啊,嗯,啊


好,好只有夫人发出了愉悦的声音,其他後面三人因嘴巴正舔著对方的秘部,所以都没有发出声音。这时社长
正舔著秘道及瞻口,有时还发出卑猥的声音,正吸著我的淫波。啊,啊::去,去


我已是快要到高潮了。这时,社长的舌头不断地舔了我的阴核,就不由得射精了。


我的舌头及日中滴满了他的淫液,不久,我就进入了高潮。此时社长夫人已无力气支撑自己的身子了,并闭上
很晴往後抑去。


除了男人之外人女人们三个人各有满足的喜悦。当天晚上回家已十一为了。只向先生说是遇到朋友晚回来了,
其他的并没有


必要说出来。於是我先生钻进了我的锦被中,对我说出了要求。啊,又是老套啊::结婚之後丈夫的幼稚方法,
总是不能满足我。


我在丈夫背後获得了许多经验,对於此种笨拙的技巧,应该起不了作用吧1 若是因为这样不满足,而责怪丈夫
的话,我认为是不好的妻子,所以於是我


屡次地忍痛地去寻求尝试交换的滋味。不过心想有一天,要拒绝与田泽小姐合作。但是,何时才能达成,我也
不能判断。


【完】